小羽佳-新闻中心 小羽佳-新闻中心
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,拖慢上网速度且存在安全隐患,建议升级浏览器 ×

从国企团干到家政女皇

浏览次数:52834

  你也许不知道,一个女子当年的一个举动,让市民的搬家费出现了80%的断崖式下调;你也不知道,她从一部电话起家,很快聚拢了上百号员工,但因为在行业内首推医社保,曾吓跑了九成员工。

  这是一个充满好奇心和善于给人惊喜的女子,造就了新三板民营家政第一股。她就是小羽佳掌门人翟焰。

  如今,在快马加鞭布局抢占O2O等互联网家政风口后,翟焰和她的小羽佳团队又开始琢磨着如何在家庭管家、大企业驻场服务等高端、集约化等家政领域找到新的市场空间。

  只是不知,翟焰这位从国企女团干成长起来的“家政女皇”,又将会以怎样的姿态,给业界和资本市场带来一场新的惊喜?

  一部电话起步 国企团干炼成“家政女皇”

  1999年3月22日,“小羽佳”领取执照,这只家政“小蜜蜂”开始采花酿蜜。

  对于公司名称和LOGO的由来,小羽佳创始人翟焰解释称一切都是“临时起意”:翟字拆开就是“羽佳”两字,而服务业应“以小为大”,小蜜蜂代表的是勤劳。

  一部电话,姐弟两个人,加上报上刊登的“保洁、搬家、电器维修”字样的小广告,翟焰的家政事业起步了。

  在此之前,翟焰曾是国企武钢集团的一名女团干,因不甘于平淡生活而来到厦门,为熟悉这个城市,第一份工作选择了“扫楼”跑业务。

  创业之初,翟焰就抱定了解放家庭主妇时间的使命,并选择了文教系统的女性开始了她的攻势,因为这些有知识背景的职业女性更在乎自己的时间成本。小羽佳的家政服务逐渐打开了局面。第一年,净利就达到了2万多元。

  对于具体业务,翟焰虽然不亲自动手,但闲着没事她总喜欢琢磨家政业务,如果简化服务流程、如何实现标准化、如何解决新需求,这些都是她不断给公司和员工的新任务。

  “只要家庭可能遇到的问题,我们都会提前预判并研发出相应的产品。”翟焰解释说,目前,小羽佳主打产品达到了20个以上,几乎涵盖了你能想到的所有家政服务。

  如今,小羽佳已经是福建家政龙头和最大的全品类家庭服务提供商之一,而翟焰,也从一个过着安逸日子的国企女团干,逐渐成为了员工、客户乃至同行心目中的“家政女皇”。

  小女子让大叔折服 搬家价格降了80%

  在小羽佳创立初期,国内家政市场没有现在这样火,也没有什么品牌公司,几乎都是游击队的天下。搬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

  “接到活,就喊上几个同行,随便雇上一辆车就上门了。”一位资深家政从业人员解释说,每个搬家工都在接活,没有行规,价格方面也是看人下菜。

  经常碰到的情况是,价格本已谈妥,可车开到半路停下,搬家工们坐地加价,搬家人只好委曲求全。

  在这种状态下,搬家工们几乎都是“三天接一单,一单吃三天”:搬一趟家,一人可以获利近百元,但业务量并不多,空闲时间就聚在一起打牌赌博,所以一个月下来赚得也不多。

  看着这些乱象,翟焰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:她召集了与自己有合作关系的搬家师傅们,大家调整心态,统一规矩,一起干。

  团干出身的翟焰,做起思想工作来驾轻就熟,加上提议本身就是一条对的路子,很快,这些搬家师傅就决定跟着这个姑娘“赌”一把。

  于是,小羽佳购置了几辆东风,推出按车计价的收费模式,并提出了“明明白白搬家、实实在在装车”的口号。这一举动,不仅形象好了,还足足让当时的搬家费用下降了80%。

  这样,搬家工们干一单的钱虽然领的少了,但搬家市场被激活了,一个月结算下来,赚得反而多了,而且更有保证。

  这种按车计价的商业模式很快就成了厦门搬家行业的行规,并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公司首推医社保 吓跑了九成员工

  2003年左右,小羽佳碰到了一个突发事件:一个员工到岛外接活,可不知什么原因,竟然被人痛打了一顿。

  打人者没找到,报警也没有结果。最终,这个员工的医疗费加上工伤赔偿等,小羽佳付出了7万多元的代价。

  这件事也给翟焰提了醒:必须给员工缴社保医保,既降低公司运营风险,员工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。解决了两者的后顾之忧,才可以把更多的精力集中到公司业务上。

  不过,当时的中小民企中,为员工缴社医保的风气并未成形,企业不积极,政策也没有很好的引导。

  翟焰的提议首先在管理层遇阻,他们认为,这样公司运营成本大增,而且行业内没有先例。其实,直到今天,家政行业为员工缴交医社保的公司也并不多见。

  在反对声面前,翟焰态度坚决:一家有前景的企业不仅要看当前,更要具备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眼光。

  最终,内部分歧解决了,翟焰以为实施医社保就该一路畅通无阻了。满怀着一腔热忱的她,这次没有采取动员搬家工那样“自下而上”的策略,而是直接将公司的决定公布于众。

  可事与愿违,医社保政策不仅没有迎来员工们欢呼跃雀般的接纳,还闹出了一场空前的人员流失危机。

  不明就里的员工们,认为缴医社保得不偿失,纷纷离开公司另谋出路。最惨的时候,小羽佳100多个员工只剩下12个。

  反思之余,翟焰分批进行了走访,并用员工的实际获益感召其他员工,尽管如此,她还是前后用了整整3年才让这项政策在公司完全执行。

  医社保的推行也让小羽佳有了家政公司难有的规范。这种优势在挂牌时得以充分体现,比如公司合规尽调,一般需一周的时间,仅用了两天便完成了。

  抢占新风口 要与互联网“半空对接”

  “给我5千万,我要做一个淘宝式的网站,淘宝卖货,我卖人。”

  这句略显狂妄的话语,是翟焰在2011年厦门九八投洽会一场项目路演上提出的想法。彼时,互联网家政尚没有在国内形成概念。

  路演完后,场下一位投资人找到翟焰,问了问小羽佳当时的盈利状况。

  “等你净利达到3千万再来找我谈。”一口京腔的投资人留下一种财大气粗的口吻离开了她。

  这位投资人的傲慢并没有让翟焰气馁,因为她当时并不是真正想融资,但拥抱互联网倒是真心实意的想法。

  其实,在此之前,小羽佳还有过一次并不成功的全国扩张。2009年开始,小羽佳陆续在成都、武汉、上海、福州、泉州等国内城市进行了布局,欲快速复制厦门成功模式,但最终水土不服,铩羽而归。

  “借助互联网的力量,很多机遇的落地,的确可以事半功倍。”翟焰意识到,传统的家政商业模式肯定可以在嫁接互联网上获得新生。

  其实,从创业之初,翟焰就保持了对新鲜事物和新技术的敏感度和接受度。当电脑还是稀罕物之时,小羽佳就购置了多台电脑并专门开发了自有的蜜蜂系统,用于公司客户、员工和财务等的管理。

  事实上,互联网的风来得有些迅疾。2012年以来,在美国同业的带动下,互联网家政已经风生水起,在国内也掀起了一波投资热潮。

  快,快,快!翟焰和小羽佳不再满足于自我摸索,而是快速登陆了新三板这一资本市场,并找到互联网合伙人,大量投入搭建起了自己的O2O平台家好网和APP。她的目标是,2016年,O2O业务将为公司带来50%以上的业绩贡献。

  “互联网带来的不是颠覆或者横扫,而应该是融合。”翟焰解释说,传统企业在不断利用互联网优势,互联网企业则逐渐向线下靠拢,最终两者将在半空中碰撞融合。 

CopyRight @ 2002--2017   闽ICP备07030066号-1777